根據案件的實際情況,我所會提出不同種類的建議來與律政司「和解」。例如承認較輕的罪行換取控方放棄控告較重的罪名(例如承認不小心駕駛換取控方不控告危險駕駛),又或者同案兩名被告,建議角色較重或較容易入罪的一名認罪,換取控方撤銷控告另一人等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