向律政司提出「和解」,其中最佳的選擇,就是建議控方完全「不提證供起訴」。一般而言,要令控方接納「不提證供起訴」的建議,被告人亦要作出一定程度的妥協——就是要承認控方的案情。在這種情況下,被告人為換取控方不提證供,而承認案情,法律上並不等同「認罪」。在某角度上,這是控辯雙方「雙贏」的局面。在這種情況下,裁判官一般會根據被告人承認的案情,向被告下達一個簽保守行為的命令,主要是要求被告人答應在擔保期內行為良好、不能再干犯類似罪行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