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商品說明條例》

免責條款

根據《商品說明條例》362章第9(2)條,任何人或公司在經營業務中藏有載有偽造商標的貨品屬於違法行為。一經定罪,被告人和/或公司均會留有刑事案底、監禁或緩刑(只適用於個人被告)和罰款。對商人而言,刑事案底和入獄機會是他們抗辯控罪的主因。
 
起訴業務董事
自上世紀末開始,「香港海關」更傾向起訴公司的同時一併起訴公司的負責人。所提的負責人則是公司的業務董事或經理。即使公司不介意因認罪而留有刑事案底,通常負責人則不會接受刑事案底和蒙上監禁的風險而認罪。因此絞盡腦汁來抗辯控罪,這也是人之常情。
 
在抗辯控罪時,多數的被告公司和公司負責人都會依賴《商品說明條例》362章第26(1)條中的「免責辯護」。要成功依賴「免責辯護」,被告必須在審訊不少於7整天前書面提供檢控官「免责辩护」的資料。否則被告則不能在審訊時依賴「免責辯護」。據經驗,有一半的被告並沒有在指定時間內,甚至亦沒有在正審前向檢控官提供「免責辯護」資料,而失去「免責辯護」能力。所以被告要謹記此點。
 
免責辯護
《商品說明條例》362章第26(1)條向被告提供以下「免責辯護」權利:
「在…(觸犯)本條例(的)… 法庭程序中,… (被告)如能證明 …所犯罪行是因依賴他人提供的資料… …和(被告)已採取一切合理防範措施,並已尽一切應盡的努力以避免…觸犯該罪行,(被告便可免責,從而脫罪)。」
 
一般證據 — 不足夠
據經驗,多數的被告均會離不開依賴以下環境證據來為自己作「免責辯護」:
1. 供應者曾聲稱他有銷售權、
2. 供應者曾提供一些授權證明、
3. 供應者曾提供一些註冊證書、
4. 涉嫌侵權產品的產品質量好、
5. 被告對涉嫌侵權產品和有關行業不太熟悉、
6. 被告曾向行家或朋友查詢、
7. 被告曾在互聯網進行過調查、
8. 被告曾在合約/發票內要求供應著作出擔保承諾等等……。
上述證據是有用,但仍然可能不足夠。被告應考慮裁判官/法官期待什麼防範措施才算是合理。在以下筆者與大家分享當中經驗。
 
網上查冊
筆者相信被告必要解答裁判官/法官以下應會問的問題:
1. 被告你有否在事發前曾在「知識產權處」網上查冊服務作出商標 查冊?
2. (若問題1的答案是「有」)被告你有否查看到投訴人的註冊商標?
3. (若問題2的答案是「有」)被告你又有否看到投訴人的名稱和向投訴人查詢呢?
 
要知道互聯網查冊已普為商人應用。若果被告在事發前並沒有進行註冊商標查冊,被告又如何遊說裁判司/法官相信他「已盡一切應盡的努力以避免侵權罪行發生」呢?
 
即使被告有種種「主觀的理由」去誤信銷售產品是正貨,要「客觀地遊說」裁判官/法官相信被告則是另一話題。
 
另外,為支持「免責辯護」,被告亦需要向裁判官/法官提供證據來描繪被告是一個「好人」。所以筆者建議被告向裁判官/法官提供一個個人的事實背景來主持「免責辯護」。

© 2019 by Benny Kong and Tsai, Solicitors. 

​總瀏覽人數: